聚氯乙烯

ˊ_>ˋ

【叶黄】海螺先生

        当隶属于【兴欣】捕鱼行的渔夫叶修同志拉开自己的小屋门的时候他被震惊了,以至于他把自己手中的烟枪都吓掉了。
        一个年过20的大老爷们儿,更别说是一个自理能力为复数的大老爷们儿,屋子的脏乱差程度可想而知,靠着【还能下脚】,叶修催眠着自己,并坚持到了昨天。
        而今天,一切都变了模样。脏乱差的屋子整洁干净,堆积成山的衣服洗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叠放在柜子里,更别说原本用来摆放各种杂物的餐桌上现在摆着一个插满鲜花的花瓶!
        叶修把掉在地上的烟枪捡起在门口磕了磕同时仔细的看了看门口的名牌,确认是自己家后犹犹豫豫的走了进来。
        审视了一周后叶修同志拎起掉在桌子下的干粮袋子感慨道【现在的小偷真有礼貌,偷完以后还给收拾的】
        【不过还好】叶修转身走向柜子,拿起摆在上面的海螺说到【你没被偷走】
          这是一只相当漂亮的海螺,以白色为主底深蓝的纹路点缀着些星星点点的金纹。叶修在昨天打鱼完毕归家的时候捡到了他,不由的心生喜爱,把这只海螺带回了家。
        叶修把玩着这只海螺,回想起今天包子说过的【把海螺凑近耳朵可以听见海浪的声音】,叶修举起海螺贴近自己的耳朵
        可惜的是他什么也没听到
        【看起来包子那小子又被骗了】他放下那只海螺,草草的吃了些干粮袋里剩下的干粮便去睡了。
         夜里,那只海螺的金纹就像活了一样,散发着淡淡的光,然后光越来越来亮,最后从光中走出了一个黄头发的少年,少年看着摆在桌子上的干粮有点不好意思的刮刮鼻子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什么嘛,这个家伙是每天只吃这种东西的?】
       少年的目光伴着月光照在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男人脸上,仿佛在对着男人又仿佛在对着月光,【那没办法了,谁让我好心呢】

         当叶修第二天做好心理准备拉开自己的门时,他的烟枪又被震惊掉了。房子也还是那个房子,没有变成金壁辉煌的宫殿,小金库也还是那个小金库,没有多出几百几十两黄金,可是那个和摆在桌子上和原本画风明显不服的热腾腾的饭菜是要搞什么呀!
        叶不羞同志眼神复杂的盯着那一桌看起来明显无毒无害的饭菜手上拿着筷子轻轻夹起,慢慢的放到了嘴里。
        料想中的当场死亡并没有发生,反而味道还算不错。
        角落里的海螺看到叶修大快朵颐的享受着饭菜,开心似的闪了闪金纹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叶修回到家里都会发现家里干干净净,甚至有着热腾腾的洗澡水与香喷喷的饭菜
        【我仿佛活在梦里】
          被精心照料的叶修同志不见发福反而日益消瘦,你想想每天你回家的时候你一个单身汉的家中总有一种【贤惠妻子在家等你】氛围时你不会感到慌张吗。叶渔夫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不吃那些饭菜可是不吃的话就会留着,加上第二天重新准备的饭菜和他咕噜直叫的肠胃显得更加糟心
        【你怎么了?】善解人意的账房苏沐橙早就发现了这几天叶修的不对劲,抱着算盘问叶修【感觉你最近丢魂儿了】
        【我和你说啊……】
         ……
         【你是说,你那个垃圾场被不知名的好心人收拾了并且他还每天任劳任怨的帮你做饭?】【恩】【并且你从来没有见过他?】【恩】
          【你有没有,听说过,田螺姑娘的故事】
          ……
          【你是说,我,那天捡的那个螺,里面有个姑娘?】
          【恩,说不定人家看你勤劳早就对你芳心暗许,一直在默默的奉献】
          【哈,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受到苏沐橙点播的叶修同志破天荒的没有在海上战斗到太阳下山,提前回到家的他没有直接进门反而鬼鬼祟祟的趴在自家窗户上朝里看
        【妈妈!你看!那里有个大哥哥好奇怪】【嘘!不要看,快走!】
  
            当叶修已经不知道被多少邻居大妈大爷们议论后屋子里的那颗海螺开始放出金光,一开始还淡淡的,仿佛是在试探,几分钟过后那光越来越亮,叶修死死地盯着,然后看见一个金发的少年出现在原本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好了,那今天做什么呢?】
        那个少年在屋子里来回的走了走,收起了叶修昨天是一丢在床上的衣服,理了理床,又来来回回的给花瓶里的花换水淘米洗菜,煮着饭时再去洗洗衣服,叶修在屋外看着他一套动作熟练迅速,时不时的自言自语,时不时吐槽一下他,低低的笑笑,却分外的好听,像小太阳一样照亮着屋子
       【还真是捡了个宝啊】
        当少天哼着不着调的小歌准备出门晾衣服的时候,和门外窗边的叶某人四目相对
      冲击过大,导致原本伶俐的黄少天小朋友愣了一下【诶,回来的这么快的吗】

        【嘛,就是因为被微草的人追杀所以藏进了海螺里,然后被你带回家,躲过了一回,你也算做我的救命恩人,所以就帮你理理什么的……】被逮住的黄小朋友目前正襟危坐,眼睛看地,乖乖的交代事情的起末
        【哦?也就是黄小朋友准备以身相许来报答哥喽?】叶修看着眼前羞红了脸的小朋友忍不住的出声调戏
       【才不是!只是看你一个人太孤单了才决定留下来照顾你这个孤寡老人一段时间,才不是因为你长的好看!啊,不是,那什么,今晚上的天气还不错啊哈哈哈哈哈】一时嘴快的小朋友使用了(话题转移)
       【哦,也就是小朋友其实是被哥的颜值吸引住的?】叶修完美躲过,并使用(骚话攻击)
       【才不是……】(系统提示,黄少天选手红血)
       【其实,】叶修吸了一口烟,朝黄少天吐了一口【以身相许,也是不错的,你说是吧,我的海螺姑娘】
       

剧场
【海螺是不是真的放耳边听不见声音?】已经抱得美螺归的叶修抱着他的螺问道
【没有啊,你听】美螺同志把自己原来寄住的螺放到叶修耳边,阵阵海浪的声音逐渐清晰
【那为什么我原来听得时候没有?】
【你那个时候我还在里面的嘛,,,,,,吓都吓死了,怎么会给你听见我的声音,,,】
叶修不知道的事,当初他拿起那只海螺放到耳边的时候,海螺里的某黄害羞到耳朵尖都在发红,死死的捂着嘴,不敢说一句话

我活在叶黄的梦里
     
       
           

评论

热度(28)